永远是少年
2019-05-11 / 读立写生 / 3.7k
永远是少年
2019-05-11 / 读立写生 / 3.7k

卷首语 永远是少年

又到了过生日的时候。

去年的这个时候,每天盯着高考的倒计时,过着直线一般的生活,紧张而充实。在蝉鸣着的燥热夏天,送走自己的过去,懵懂地准备着自己的未来。而今年,没有了一个有形的压力,生活开始变得悠然,并且似乎变得颓废起来。空闲可能是生命的杀手,可时至如今,可能不会有太多的机会让我们空闲下来,但是却有着更多办法让我们撇开正事去,被更有吸引力的事物所吸引,而时间则在此中滑向深渊。

这一年里,告别了生活了整整 18 年的小城,在还没来得及记录下她的样子的时候,我已经意识到,我还能在这座城市的时间可能已经不会太久。而我,也即将永远地告别「少年」这一称号。

我们都希望我们永远是少年,永远长不大。可时间不会停止,能留住的,只有心境。很多人都说希望自己能够保持少年感,很多人都喜欢有少年感的人。少年感,一时间仿佛和小清新、日系风一样,成为美妆和时尚博主带起来的一个充满消费主义的标签。

少年

少年感是什么。

2016 年的柳州模联,有一位前辈给我们留下一句话,是《达摩流浪者》中一句流传甚广的名言——「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少年,会对自己所憧憬的事物有着十足的激情,会被很多事情所感动。而在长大之后,激情逐渐被消磨,内心也不再柔软,轻易地不再被感动。或者换一个说法,少年时的内心是稚嫩的,而长大之后,只有成熟。

少年,因自知无知而对未知保持敬畏。年轻时我们求知若渴,敢于去尝试不了解的事物,也敢于去学习未知的东西。而当逐渐成熟,我们往往会关上学习的大门,用我们短浅的见识去评价这个不断发展的世界,对未知充满不敬。

任何在我出生时已经有的科技都是稀松平常的世界本来秩序的一部分;
任何在我 15-35 岁之间诞生的科技都是将会改变世界的革命性产物;
任何在我 35 岁之后诞生的科技都是违反自然规律要遭天谴的。

这是英国科幻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的科技三定律,在这段话广为传播之后,科幻作家宝树也给出了他的流行文化三定律

大多数我出生时已经有的流行文化都是陈旧老土不值一提的。
大多数在我 10-30 岁之间诞生的流行文化都是无法复制的经典。
大多数在我 30 岁之后诞生的流行文化都是愚蠢肤浅,幼稚可笑的。

虽然颇有些反讽的意味,但这些反讽也正是对未知怀有不敬的描述。少年绝不会对未知的事物和现象有不屑和不敬的,而不敬未知者,大多已经迈上了思想的归途。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最早出现则是在 Whole Earth Catalog 杂志的停刊号的封底,作为一句道别的话。

而当时 Whole Earth Catalog 的主编对这句话的解释是这样的

我脑海中的画面是,一个漫游者日出时站在无名的路上,太阳升起来了,火车从旁边呼啸而过。这个年轻人的心情是如此自由,他有点饿(hungry),也知道得很清楚,自己对前面的道路一无所知(foolish)。

这大概就是少年的感觉吧。

自从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作出那次举世闻名的演讲之后,这句话便有了很多各不相同的翻译,最为广泛流传的是 Cheers 杂志所翻译的「求知若渴,虚心若愚」,但乔布斯的原意可能并不如此。Hungry 和 foolish 既不会用来表示对知识的渴求,也轻易地不会表达自己的虚心。演讲中,乔布斯这样对斯坦福大学的毕业生们说

Stewart and his team put out several issues of The Whole Earth Catalog, and then when it had run its course, they put out a final issue. It was the mid-1970s, and I was your age. On the back cover of their final issue was a photograph of an early morning country road, the kind you might find yourself hitchhiking on if you were so adventurous. Beneath it were the words: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It was their farewell message as they signed off.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And I have always wished that for myself. And now, as you graduate to begin anew, I wish that for you.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既然乔布斯将这句话送给斯坦福大学即将毕业的学生,也必定意在希望他们能够保持学生时的状态,对成功保持饥饿,对未来保持无知。保持着作为学生时的状态。

那么在即将告别少年的这一天,我也将这句话写在我的博客上,作为一个 flag 立下,作为一个给自己的勉励。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一百年后的样子

你有没有想过,你所居住的城市一百年以后是怎样的。

从我最熟悉的城市——柳州市来说。柳州是一个工业城市,百年前,青云、文惠、窑埠、东台这些地名已经开始出现在柳州的版图之中,而百年后的今天,这些地名依旧存在于柳州,存在于柳州的地图上,街道中,存在于每一个柳州人的记忆中。百年间,东台路旁的广西省立第四中学在柳州播下教育和革命的火种,柳州日报社的印刷机在柳城县向市民传递红色的声音,雀儿山西麓的柳州火电厂点亮城市的光明,湘桂铁路托起了工业重镇和桂中商埠的荣光。

柳州

百年前,河北半岛曾是满目苍夷,柳江上曾经只是孤零零地坐落着一座铁路桥梁。而从 1968 年开始,柳江大桥开始横跨柳江,柳江大桥开始有了「一桥」 的昵称,而后,从河东大桥、壶东大桥、壶西大桥陆续被市民成为「二桥」、「三桥」、「四桥」,但之后,柳州的桥梁已然不能用数字来称呼。因为如今,柳州建成或正在建设的跨江大桥多达 23 座。

百年后的今天,柳州从工业重镇向生态城市转型,工业的底子犹在而污染不再,西南一隅的小城似乎忘却了往日的荣光,开始做一个小而美的城市。东台路旁的百岁古榕依然常青,高新五路的柳州高中依然傲视群雄,柳铁乔迁于省府邕城并易名宁局,轨道交通产业却依然如火如荼地生根发芽,火电厂让位于红花水电站,雀儿山脚下湿地滩涂正滋养着一方水土。

柳州

再百年后,柳州依然是坐落在柳江两岸的一座小城,柳江依然是流过西南的一条河流。或许工业犹在,不改绿水长流。城市的发展不会变得多么科幻,但一定会更适合人居住。柳州或许不会成为大都市,但永远是西南一隅的优美胜地。

文章

📷 摄影术出现 180 年,终于迎来分水岭 - 爱范儿

除了严肃的新闻媒体,或许这年头依然有人坚持要「原图直出、绝不 P 图」,但不可否认的是,从我们习惯使用美颜、滤镜,再到前段时间华为 P30 Pro 月亮模式的讨论,手机摄影正在冲击着传统摄影的准则。
正是由于智能手机的普及、算力的提升、互联网社交平台的流行,「摄影」这门技艺已经成为普通人随手可以用的功能。与此同时,算法在摄影中越发重要,「计算摄影」开始成为摄影新趋势。
这距离「摄影术」在 1839 年才被法国科学院与艺术院承认为一种「技术和艺术」,仅过去 180 年。

关于手机摄影的直出与 AI 之争从爱否王跃琨开始,到现在可以说是「越描越糊涂」,对于普通的手机用户而言,大家都愿意按下快门键的一瞬间就得到一张大片,而对于摄影爱好者和专业的摄影师而言,没人愿意将照片后期这样一个充满主观的工作交给 AI 去完成。在不同用途的用户眼中,AI 和直出之争便有了不同的结果。在用户的倾向面前,厂商更应该将选择的权限交给用户,引导用户作出最适合自己的选择,而不是替用户选择厂商自以为合适的方案。

书籍

📚 今日简史

1938 年,人类有三种全球性的故事可以选择,
1968 年只剩下了两个,
1998 年,似乎只有一个故事胜出,
2018 年,这个数字降到了 0。

1938 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人类面临着纳粹主义,共产主义以及自由主义的争夺,而随着二战的结束,纳粹首先被人类从文明的选择中剔除。1968 年,冷战,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在失去了它们共同的敌人之后,相互成为了对方的敌人,人类似乎必须从自由主义和共产主义中进行选择。而 1998 年,冷战早已在东欧剧变中结束,红色帝国的轰然倒塌,使得选择了共产主义的人面临迷茫,而选择了自由主义的人们则沾沾自喜,自认为掌握着人类文明进步的方向。但到了 2018 年,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自由主义者们又面临着 1998 年时共产主义者们一样的境况。

视频

🎥 #VLOG#永远是学生

你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当你自己坚信或热爱的事
不断受到现实的挑战
到最后你也开始怀疑
你当初作出的选择
不断地怀疑自己
就像掉进了一个漩涡
难以逃脱

🎥 超燃快闪!广西各族各界青年共同唱响《我和我的祖国》 - 广西青年圈

这个视频就像一般的宣传片一样,没什么特别的,把它放到这一期作推荐是因为我参与了一点点拍摄😂。

卷尾语

我们每个人都曾希望自己能“千帆历尽,归时少年”,我们每个人都曾幻想百年巨变在历史的某一瞬间会如何呈现,前者是在时间流逝中把握不变,后者是在时代洪流中探索亮点,愿我们在体验过这个世界或残酷或美好的事物之后,依然爱我所爱,思我所思,行我所行,无问西东。

iTypen

2019-05-11 / 读立写生 / 3.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