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
2019-04-28 / 读立写生 / 2.5k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
2019-04-28 / 读立写生 / 2.5k

卷首语 -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

各位好,欢迎阅读本期入出。

4 月 23 日,是世界读书日,那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这个问题首先应该问我自己。

高中毕业以后,没有了晚自修这样百无聊赖又不能使用任何电子设备的时间,我似乎停下了阅读的进程。《人类简史》三部曲从收货到现在依然静静地躺着柜子的角落,《设计中的设计》的书签一直插在第一次放开他之后的地方。在空余时间更多以后,人仿佛更加忙碌起来。

与朋友聊天的时候,他经常跟我推荐一些他最近阅读的书,而每次他向我征求书单的时候,我只能回他一句,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看书了。半年多来,这样的尴尬的场景已经发生了不下三次,至于会不会发生下一次,还不得而知。

阅读减少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写出来的东西日益变得口头化,纠结于字词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越来越多地在脑海里想着一个概念而无法用文字去表现出来。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书籍之外,越来越碎片的信息流占据了我们绝大部分的空余时间,微博、知乎、抖音,信息变得越来越碎片化,越来越口头化,越来越易于接受。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当我们习惯了易于接受的信息,短小而没有深度的信息,习惯了阅读而不过大脑,或许就不再愿意去接受需要经过思考的信息,不再愿意去阅读有深度的内容。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

为什么是杂志

为什么是杂志

改变的契机

看过了城堡周刊和离线杂志,觉得用编杂志的方式去写推文,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方式。杂志相比起其他形式的文章,有固定的栏目与样式,期待能够改变我以往写推文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的,主题设定毫无规律的情况。杂志需要定期的更新,无论是周刊旬刊还是月刊季刊,定期更新是杂志的第一要务。杂志可以督促我不断地阅读,吸收和消化信息和知识,然后输出观点和看法。而且,杂志的设定比推文更为精致,也希望我能够从杂志的编辑中,逐渐改善日后推文的质量,尽量少一些错别字和排版上的失误吧。

四月初的一篇随手,开始给渊梦引入栏目的概念,而杂志则可以说是栏目的一个集合,并且是定期更新的。不过在一开始,也许栏目的设置并没有一个比较固定的标准,慢慢摸索吧。

采用杂志的方式并不意味着放弃渊梦原有的推文方式,单篇文章的推送更能提现文章的内容,而杂志的方式则能承载更多的信息。

杂志

杂志是一种定期发行的连续出版物,介于书籍和报纸之间,其中包含各种文章内容。

杂志相比起书刊,更为注重时效性,而相比起报纸,则更多的沉淀和深度。杂志可能是在书籍和报纸之间寻找一个更为适合的平衡点。

不敢说我写出的文字能够成为书籍,但又一定缺乏报纸的时效性,那么,就把它们当作杂志吧。

入出

入出,你会想到什么?

是高中思政课本上的 “量入为出”,还是程序员眼中的 “Input/Output”;是对讯息和知识的吸收和消化,还是 “岁终,以货贿之入出会之”。

又或者,入出只是一个随便取的名号。

你最爱躲藏的地方

我最爱躲藏的地方,大概在宿舍阳台后面的一个转角。转角上,挂着空调的外机,飘着正在被风干的墩布,卫生间的换气扇也在不断地吐出污浊的空气,有时滂沱的大雨也会在这里眷顾到这个角落,大概,这是一个冬凉夏暖的风水宝地。

南宁的盛夏,大概没人愿意站在空调的外机前,吹着醉人的暖风,所以,如果我愿意,在这里呆上三天三夜也不会有人打扰。站在这里,面前是城市不断推进的边界,远眺则是尚未开发的城郊,身后是坚硬的白墙。站在这里,背抵坚实的墙壁,看着城市的不断蔓延,会有感到一种站在历史车轮之上的悲壮。

你最爱躲藏的地方

其实,城市一直在不断地蚕食着周边的土地,充实着自己的身躯,我能看到城市的边界,只是因为城市恰好蔓延到这里,而我又恰好是最早的几批匆匆而过的路人,恰好站在历史车轮刚刚碾过的地方,仅此而已。

历史的车轮刚刚碾过,城市的边界之内,楼房开始拔地而起,而一个个这样的转角也在随之而诞生,给似乎并不孤独的我带来躲藏的地方。这里,汇集了喧嚣与安静,有一个能够无人打扰的,尽情释放情绪的空间。

如果它仅仅是个角落,我似乎并不会对它太过上心,躲藏随处可以,而可以快速地从栖身之所到达,显得尤为重要。很多人都说,内心劳累的时候,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去一个可以放松身心的地方。但对我而言,长途的跋涉足以将那些即将倾泻而出的负能重新埋回心底,重新积累下一次的爆发。转角在我心中的地位,是其他的地方无法替代的,毕竟他就在宿舍的阳台旁边,从我的书桌到转角,只需要寥寥几步路。

转角的另一个意义,在于它是实际存在着的,它不仅可以承载琐碎的情绪,你也可以在这里做很多事情。在这里哭泣,在这里远望,在这里,给心里的人打一个久违的电话,又或者你只需要把自己的心里话说给转角听,无言的转角,一定是一个忠实的倾听者。

转角不介意你在它那里做什么,也许你的光临,是转角一直所期待的。也许若干年以后,城市早已蔓延到远方,转角也失去它短暂的宁静,面对挥之不去的喧嚣,也再也没有人把它当作一个忠实的倾听者。

推文

💬手机拍照与算法介入

当算法介入手机摄影

算法应止步于优化画质,而不越修改画面的雷池。

笔记

📌人类研究所 | 我们在“规则”下双标 - 我想知道 Ifyoucan

当我们处于同一个大规则下,
当我们是规则的未利益者时,我们往往希望规则能够对我们网开一面。
但是当我们成为规则的既得利益者时,我们又希望所有人可以严格地遵守规则所言。

📌 年轻人开始厌倦 Instagram 美学,什么取而代之? - 好奇心日报

任何带表演性的内容在她们同龄人中都不受欢迎,精心摆拍的感觉更适合长者,我们试图展示是一个真实的人在做酷事,而不是创造一个不存在的角色。

📌他们办了所社畜博物馆,教你如何告别 “996” - Vista 看天下

社畜,在日语中叫 “Shachiku”,是 “会社” 与 “畜生” 两个词语的结合体,意指被公司当作牲畜一样压榨,深陷工作压力而没有私人生活的上班族们。这一词语产生于上世纪 90 年代。但是,日本泡沫破碎,经济不景气,使得许多企业取消了传统的终身雇佣制度,职员们失去了“铁饭碗:,却仍然要继续无止境地加班

卷尾语 - 第一次说你好

第一次说你好

这是渊梦的第一期周刊,周刊的标题暂且定为 “入出”,至于以后会不会改名字,至于以后会不会断更或者拖更,也只能说希望不会吧。

第一次说你好,入出是羞涩而又稚嫩的,

未来的事情又有谁能说清楚呢?任其发展吧。

我们下期再会。

2019-04-28 / 读立写生 / 2.5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