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的一期更新
2019-08-10 / 随笔 / 2.3k
暑假的一期更新
2019-08-10 / 随笔 / 2.3k

从7月6日财务管理的考试结束到现在,8月8日,暑假已经过去一大半了,而频道的上一次更新也是6月30日,一篇很水的文章。

所幸的是,在这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并不是没有干任何事情,当然也不是干了很多事情,我还是简单地写一些,也算是给自己的一个回顾。

首先是学业上的事情,专业分流的正式结果已经下发了,和从学长那里得到的小道消息一样,我今后都将是一名文化产业管理的学生。

然后是两次工作室安排的外出拍摄任务,一次是崇左宁明,一次是百色凌云。

再次是环梦模联2019年度会议的一些微小的工作,但是很遗憾没能去到大会现场,明年南峰一定要去(咕咕咕)。

最后就是换了相机,在柳州也拍了一些还算不错的作品。

崇左,宁明

早就在南宁的各种展览和博物馆看到过花山岩画的介绍。无一例外的是,花山岩画由于产生的时间太早,历史上并没有关于他的记载,所有的诗词文献都是站在观赏者而非作画者的角度去写作的,因此,博物馆的设计者们都会去着力地烘托处花山岩画的神秘。

其实理性上来说,岩画只是花山的先人们,用于记载历史的一个载体,正如二十四史一样。只是岩画绘画的时代没有纸张、没有竹简,更没有文字,于是只能用岩画这一种形式,来记载下他们生活中那些值得记载的,重要的场景,也给后人留下了猜测和遐想的空间。

百色,凌云

去凌云,是因为拍摄南职院的三下乡活动,而拍摄的地点,大致在去到百色凌云县下甲镇弄福村,在弄福村中心小学的周边。

弄福村是一个很偏僻的村庄,在1998年弄福公路通车之前,当地的村民去到镇上,需要翻山越岭,从一个山洞中爬出。而村民们当年最大的生活来源就是养猪卖猪,村民们背着一筐筐的猪肉从山洞中到镇上赶集,而这个山洞也被称为猪笼洞。

猪笼洞是凌云带给我的第一个震惊,而第二个震惊,则是在猪笼洞竹梯的底部。

村民们在猪笼洞的底部刷上了一句话,「穷不读书,穷根难除」。弄福村的村民虽然物质上贫困,但他们很早就开始意识到教育的重要性,意识到知识的重要性。

来到凌云,拍摄一个三下乡的纪实,能让我以一个记录者的身份参与,或者说观摩一场三下乡的活动。

有人说三下乡是一个很残酷的活动,因为他给山里的孩子一个直接接触外面的世界的机会,却没有给他们走出大山的方法。有人说三下乡更像是一场作秀,以一种城市人的视角给予乡下人一些城市人自以为他们需要的东西。我觉得其实他们说的没错,三下乡的时间很短,短的三到五天,长的十天半个月,更多的是只有一周的时间。在这短短的一周内,我们将城市的景观,城市的繁华用一种填鸭式的方式灌输给那里的孩子们。

我们希望孩子们能在这几天之后树立起对大城市的憧憬,从此发奋学习走出大山;我们希望孩子们能在这几天看到城市和农村的差距,事业有成以后扎根农村反哺家乡;我们希望孩子们能在这几天之中学到对他未来一生有用的知识;我们更希望孩子们能在这短短的几天中学到做人的道理,从此改头换面。

但我们知道,这很难。

在弄福村小学,我注意到,很多来参加三下乡活动的孩子都是因为家里没人,因为一个人在家孤独。学校的校长也在采访中说到,由于暑期正值农忙季节,很多农户家里的青壮年都在外打工,小孩又太小,农活就需要家里的老人来干。而小孩在家里会很孤独,也可能会有危险,而三下乡活动的开展正好一段时间内解决了他们的这个问题。

这并不是学校教育的问题,长辈忙于工作而在假期间疏于对孩子的陪伴和管教,应该说是家庭教育的问题。

但这并不是家庭的问题,倘若父母和老人将精力用于陪伴孩子,那么家庭的收入又必然减少一大部分,整个家庭的生活质量又会下滑。这个问题其实就是前些年比较受关注的留守儿童问题,只是听闻留守儿童问题的时候,我只是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而在三下乡活动中,我切身体会到面对这种几乎无解的问题的无力感。

大学生三下乡活动由于时间的问题,有其必然的局限性。但其实这并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三下乡并不应只是一个短期的活动,而应该是一个长期的政策。大学生暑期下乡应该是三下乡的一个片段而不应该是全部。暑期三下乡应该作为沟通乡村和大学所拥有的社会资源的一个桥梁,通过大学将社会的关怀和关注,源源不断地输入到乡村。

回到柳州

7月22日下午,在暑假过了两个星期以后,我终于踏上回到柳州的列车。其实待在南宁和待在柳州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只不过从百色回到南宁之后的几天,先是在南职院的宿舍蹭住了两天,又在工作室的折叠床睡了一个晚上。每天醒来之后都不知道今天晚上在哪里睡,搞得非常狼狈。而且在南宁呆着好像也没有什么产出,于是乎7月22日中午就决定要回柳州。

a6400

最开始在入手m43系统的相机的时候,我还美滋滋的说除了全画幅以后就用m43了,不出半年就「真香」。不过索尼的镜头是真的贵,而且apsc画幅的镜头并不多,有时还需要买全画幅e卡口的镜头,那就更贵了。不过适马和七工匠是个好选择,适马的残幅三剑客,即16mm f1.4/30mm f1.4/56mm f1.4,闲鱼上的价格大概都在1k6到2k左右,官网的30mm f1.4虽然在不断涨价,但是闲鱼的价格还是一直稳定在1k6左右的。

目前我的a6400只配了套机的16-50 f3.5-5.6一颗镜头,这颗镜头是电动变焦的镜头,而且变焦行程较短。在搭配比较小的稳定器拍视频的时候应该会比较方便。

脚架的话目前用的是思锐的a1005,400出头的一个小脚架,带着他跑了宁明和凌云,也在柳州的各个地方打卡过了,用起来没什么问题,就是风大的时候不算太稳。原配的云台是是球型云台,拍视频的话会比较麻烦,而且在拧紧固定球体的时候球体会稍微向下转一些,不过这都不算大问题,能用就行。拍视频的话反正以后也会用稳定器的,把稳定器架在脚架上就行了。

2019-08-10 / 随笔 / 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