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 月圆夜
2018-09-24 / 随笔 / 1.3k
中秋 月圆夜
2018-09-24 / 随笔 / 1.3k

中秋 月圆夜

「独在异乡为异客」


今天,是出门在外的第一个节日。来到一个临近家乡,却很少了解的城市,度过一个月圆之夜,总会百感交集。

所幸,从初中开始住宿在校的我,在面对住宿生活上的种种状况时,总能以一个不错的结局来解决。四年的寄宿生活教会我如何面对生活上的种种不便,如何调节好自己胡思乱想的心思。


生活总是会有种种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在学校安顿下来的前三天,甚至没能好好地洗上一个澡。本以为是缘于台风「山竹」的肆虐,但飓风过后,市政的供水设施时好时坏,停水便成为了常态,有生之年我甚至遇到了第一次只停冷水而热水照常的情况,整栋宿舍楼刹那间传出来尖叫令我难忘。

除了供水,排水也不见得正常,一个堵塞的地漏保修若干次,却未有任何反馈,下雨过后的宿舍阳台仿佛一个浅浅的泳池。

注册报道当天,学校接站点,校园内,摆摊的种种商业机构,特别是电信运营商,总能以各种富有创意的方式忽悠学生们,缴上家长微薄的薪资。一下是移动的 30 元每月的 48 元套餐,一下是联通的赠送宽带却要缴纳 50 元初装费每个月充 50 元“话费”的所谓免费。不知名的商业保险机构,收费给了一张回单却没有任何公司的信息,学校超市一个简单的锁头,每个营业员都报出了不同的售价。


中秋月圆夜,最欣喜的事莫过于吃上一个柳州饭店的银柳月饼。

我自认为不是一个恋家的人,但来到南宁之后,我却无比怀念柳州,怀念柳州的城市规划,怀念柳州的如画山水,怀念柳州的,螺蛳粉。

初到南宁,我既没有面对成都远洋太古里的那种震撼和憧憬,也没有呆在柳州时的怀念与欣喜。南宁固然发展得很快,很好,但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实在是太多。

一个车道宽的高速公路出口,是从南宁市区来到五合大学城最方便的路径。在市政道路上,机动车必须为不遵守规则的行人让道的规定,让我多次从公交的中部被「弹射」到前门,马路上数量繁多的人行横道,却从很少见过有安装信号灯,好端端的一条「仙葫大道」,走走停停得差不多一个小时才能走完。

当然,作为省会城市的南宁,自然也有它做的好的地方,热情好客的市民,飞速发展的琅东,可以作为过街通道的地铁车站,彰显了南宁作为一个省会城市的风范。


不知道是谁最先说出的「等到了大学你们就解放了」。在经历了传说中黑暗的高三之后来到高校,我现在只想回到高三,在高三的节奏中休息一下。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高三的生活仿佛是一种体力劳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复习功课,完成作业,考试。但到了大学,不仅需要学习,还得去思考要做什么。

在面对开不完的会议时,应该做什么更有意义的事情,在面对大教室看不到的「大屏幕」时,应该怎样从老师的讲述中知晓一些有用的信息,在面对鼓吹「神创论」的人士时,该怎样去坚定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曾经有一个学长跟我说,做笔记重要的不是那些书上已有的东西,而是老师口述的内容。但经过了一周的学习,我甚至很少从老师正式的授课中,听到读课本以外的内容。

初中的班主任老师说过,等你们上了大学,你们的教授就是上课进来开始念课本,下课就走。当时不以为意,现在在下课后面对如天书一般的课本,感觉逐渐恍惚。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新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前方的路依旧漫长幽暗。只能,默默地走好每一步,罢了。

以上

2018 年 9 月 24 日,中秋夜。

2018-09-24 / 随笔 / 1.3k